联系电话:0571-88263457

联系我们

    地址:杭州市江干区丁桥镇皋城村金门槛78号
    邮编:310021
    总机:0571-88263457
    传真:0571-88263451

爱和希望

当前位置:首页 > 互动交流 > 爱和希望

只因为这是生命

??????? 这几天,我一直进出圣爱康复医院。这地方并不像一些公立医院那样宽阔亮敞或是一些私立医院建造地过于华丽,就一幢不高的白色楼房连着各样的医疗设备房间,几处廊庭通着敬老院,安静地躺在四周围大自然的怀抱里。远离都市的喧嚣,即便深受病痛缠累,但在这里你会被安抚。

圣爱康复医院是一家独具特色的非营利性的教会医院,要说与普通医院有什么不同,除却技术、仪器、环境的比较,这里的医生和护士更懂得如何尊重、理解、善待每一个生命。一位九十七岁的老人在前段时间平安离世。她生前很爱干净,而且其三个子女都是孝敬父母的,但彼此之间仍存有嫌隙。在送医就诊、看护老人、出治疗费用等尽孝道的问题上总是分歧不断,例如老人腹部积水,其大儿子主张送老人去大医院就诊,但其另外两个子女希望遵照老人的意思或治疗或顺其自然,对这样的老人进行治疗和护理可以说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考虑到老人意识清楚,关于以上这些问题,医院决定以老人的意愿为主,积极协调儿女间的意见。同时,老人即使在弥留之际还非常在意三个子女之间的和睦关系,医院甚至在权责之外,主动出面解决老人家中的纠纷事务,不为什么,只想让这位老人可以带着尊重和温暖,安安心心地走完最后一程,了无遗憾。

??? 令我深有感触的是现在依旧躺在病床上的徐庆——一位正值奋斗年华的青年只因一场电瓶车交通事故成为半脑死亡的危重病人。进门就可以望见两根细瘦的“腿骨”,上面虬曲的血管更是有点扎眼,瘦骨嶙峋都不能形容的他静静地躺在床上,喉间插着气管,鼻内也通着有些凉意的胃管,双目紧闭,几声微弱的喉音证明了他还在坚强地活着。我真不敢想象这是一种怎样的生命状态!轻轻挪移到靠近他一点的位置,没什么反应,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冲击着我的神经——好端端的一个人只是从电瓶车上摔了一下就成了没什么意识的半脑死亡者,日常生活全经由他人之手,靠着管子存活,就剩一副刺眼的骨架,只能等着奇迹眷顾。

我坐在旁边的空床上, 静静地听着徐庆母亲心里的声音。

在得知儿子出事并在临平医院的ICU内进行抢救,她只能流着止不住的泪绝望地等待,倚着玻璃,看医生们在徐庆身上检查、插管,听到冰冷的病情宣判,除了心痛还是心痛。因为是单亲家庭,她的世界在崩塌,生命犹如陷入死寂,望着徐庆,背有些佝偻着,眼角微红,独自呢喃:“只因为避让行人,为什么就可以摔成这样?”但哪怕儿子还有一丝气息,她也决不会放弃。转入圣爱康复医院后,这里的医护人员也没放弃,各种必需的治疗每天都在进行着。医院本着“与哀哭的人同哭”的理念,对徐庆的母亲进行积极有效的心理干预,只为让她在面临灾难性的打击时还可以得到最大程度的关怀和安慰。此外,鉴于她没有照看儿子的能力和经验,医院为其寻找最合适的护工并做好护工的工资补贴工作,尽心尽力帮助她照顾儿子,也多些宽慰和希望。

在入院两个多月里,这位母亲已经慢慢从伤痛和绝望中走出来,和我交流的过程中也时常展露出平和的微笑。徐庆有时会抽筋,她就会一直按摩,掰掰手指,抬抬手臂,揉揉腿脚。这位母亲坚定地和我说过,“临平医院的医生和我的亲戚都劝我放弃,但我只当他在睡觉,补足之前没睡饱的觉,总有一天会醒过来。”她还告诉我教会和有心人也对他们尽了心力,为他们祈祷,送来慰问,床下仍有三箱未喝完的乳饮。我慢慢退出房间,望着床上安静睡着的徐庆,他的母亲搭着床扶手温柔地看着自己正沉睡着的孩子,几缕盛夏的阳光包裹着他们,那样安详,窗外是一片葱绿。

与他们告别后,站在医院小天台,听听周围的声音:蝉鸣声、鸟叫声、树木的摇晃声、轮椅的滚动声、拐杖的点地声……美好在这里悄然绽放。生命是脆弱的,同时又很坚强,不管呈现着怎样的形态,都需要,也值得被尊重、理解、善待,只因为这是生命!

写点儿评论吧...

昵 称:
内 容: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最新评论

    没有数据